<samp id="1us3e"></samp>

      <var id="1us3e"></var>
    <source id="1us3e"><mark id="1us3e"></mark></source>
    <video id="1us3e"></video>

  • 當前位置: 首頁 > 國際新聞 >

    中國為什么能在美國眼皮子底下崛起?因為歷史

    時間:2021-04-12 18:04來源:網絡整理 瀏覽:
    大約去年的這個時候,美國大選正如火如荼,關于總統競選的話題在中國也是甚囂塵下。中國的吃瓜群眾關心美國選舉,首先當然是因為它的瓜多。個大皮薄、

    大約去年的這個時候,美國大選正如火如荼,關于總統競選的話題在中國也是甚囂塵下。

    中國的吃瓜群眾關心美國選舉,首先當然是因為它的瓜多。個大皮薄、汁又多又甜,比如“特朗普是俄羅斯的臥底”;“拜登和希拉里當年收了黑錢”等等。

    的確,那一場選舉鬧劇足夠精彩,遠比冗長拖沓的國產電視劇好看。

    不過,除了吃瓜外,中國民眾,尤其是那些有家國情懷、關心國家前途命運的人,還非常

    在這一點上,拜登幾乎獲得了壓倒性的支持。原因無他,因為他是民主黨人,而民主黨的對華政策似乎比較“溫和”。比如特朗普的前任奧巴馬看起來就是個好同志,而特朗普一上來就揮舞大棒,又是制裁華為,又是搞貿易戰,是個令人討厭的家伙。

    而我當時表達的觀點,現在看來是準確而有效的:對中國的遏制是當前歷史節點下的必然選擇,與誰當美國總統無關,差別只在于戰略戰術的層面。

    中國為什么能在美國眼皮子底下崛起?因為歷史3次站在了我們這邊

    作為美國總統,當然需要維護美國的國家利益。在這個前提下,拜登和特朗普最大的區別是前者價值觀至上而后才是美國人的利益,后者則剛好相反。

    所以他們在處理與中國的關系時,重點是不一樣的。

    簡言之,拜登更傾向于“損人”,而特朗普更側重“利己”。這就決定了兩人的行事邏輯,有很大的不同。

    所以當時我預測說,拜登可能更難對付,因為他一定會聯合盟友一起行動,哪怕為此需要向他們“讓利”。而這是特朗普沒有做到的,因為他事事美國優先,不但想薅中國的羊毛,時不時還會敲一敲盟友的竹杠,搞得歐洲、日本這些鐵桿都離心離德了。

    在拜登上臺3個多月的今天,我的預測已經基本應驗。最近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歐洲27國對新疆棉花的行動,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這30個國家當然各有各的小九九,但是在各懷鬼胎的背后,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到美國人合縱連橫的影子。

    這是一個新的、時代性的常態,新疆棉花事件只是一個序曲。

    我們應該感到悲觀嗎?

    不!因為今天,中國已經是一個接近實現了崛起的,強大的國家。而歷史,已經第3次站在了我們這一邊。

    此前它已經兩次幫助了我們,這種時勢與國運的完美巧合,足以讓人產生天佑中華的感嘆。

    所謂國運,既不是數學上的概率,也不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它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對于趨勢的把握,在關鍵節點上做出正確選擇的勇氣和智慧,以及愿意為之努力付出的犧牲精神這三者相結合的產物。

    上世紀60、70年代,面對蘇聯在世界范圍的擴張,美國人漸漸地感到了力不從心的壓力。

    中國為什么能在美國眼皮子底下崛起?因為歷史3次站在了我們這邊

    那是蘇聯最美好的時代,也是其實力的巔峰,他們小心翼翼地將自己的影響力推向全世界。這一行動在1979年入侵阿富汗時到達了頂峰。

    面對來自蘇聯的壓力,美國人迫切需要建立新的平衡,于是他們把目光投向了東方。

    很幸運,毛澤東和鄧小平兩位巨人,以其非凡的遠見和格局,準確地捕捉到美國人頻頻送來的秋波,隨勢而為,與美國建交,并且逐步打開了國門。

    隨之而來的,是中國漫長和強勢的崛起,這是歷史對中國的第1次饋贈。

    這一時期,中國人韜光養晦、埋頭苦干,創造了人類史上空前絕后的中國奇跡。

    對的,說中國奇跡空前絕后,我認為是很準確的。因為它是時勢、民族性格以及人口紅利

    和人類的發展水平完美結合的產物。

    中國為什么能在美國眼皮子底下崛起?因為歷史3次站在了我們這邊

    很多人都忽略了中國人的民族性格在發展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實際上,只要和我們的鄰居印度對比一下,就能清楚地認識到這一點。

    1991年,印度人開始了他們的經濟市場化改革。彼時的印度頭頂“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的光環,被人們尤其是西方人普遍看好,認為它將很快超越中國,取得“龍象之爭”的終極勝利。

    接下來的情況,似乎也證明了印度確實是一個潛力無窮的國家,前景非常光明。

    印度人依靠英語優勢,很快就在軟件外包和服務方面取得了巨大的發展,成就斐然。

    當時有個流行的說法,稱中國是“世界工廠”,而印度則是“世界的辦公室”。作為一個例證,那個時候全世界幾乎所有的跨國軟件公司都將亞太的技術支持中心設在了印度。

    作為一個IT人,我曾一度對此產生了憂慮。但是我很快就發現,印度是不可能在同中國的競爭中獲勝的。

    04年前后,我在北京出差,幫助客戶搞系統集成。因為使用了Oracle(甲骨文)數據庫,于是我聯系了甲骨文的技術支持,遠程協助我進行調試。

    負責技術支持的,就是印度工程師。

    大約到了下午5點左右,正當調試到了最關鍵的時候,對方說了一聲:“對不起,我要下班了”,就下線了。

    萬般無奈,我只好自己獨立完成了調試。

    這是我第一次認識到,印度人和我們很不一樣,非常的懶散,完全不像一個發展中國家該有的樣子。

    第二次是08年的時候。當時我帶領一個團隊去德國,和一個印度人的團隊競爭一個外包項目。

    最后毫無懸念,我們得到了德國人“比印度人聰明十倍”的稱贊,成功拿下了那個項目。

    其實哪會有什么聰明十倍?不過是我們做了充分的準備,而對方則相當隨意而已。

    自此,我已經非常確信,印度人散漫和愛偷懶的個性,將制約了他們的發展。

    結果有目共睹。比起當年來,今天中印兩國的實力對比,中國的優勢更大了。

    中國為什么能在美國眼皮子底下崛起?因為歷史3次站在了我們這邊

    繼印度之后,又一個被普遍看好的國家是亞洲新晉當紅小生越南,它被廣泛認為將是下一個中國。

    實際上,這個想法太過一廂情愿,世界上不會有下一個中國,永遠不會。

    沒錯,越南借鑒了我們改革開放的經驗,他們也有巨大的人口紅利,就像四十年前的中國。但是他們并沒有成為世界工廠的機會。

    因為,隨著科技的發展,未來的工業生產對勞動力的需求將越來越少??陀^上已經不再需要一個“超級生產國”來轉移生產、降低成本了。

    換句話說,人力成本將不再是產品生產中最敏感的因素。這是特朗普能夠提出讓制造業回流美國的內在動因。

    而在此之前,中國已經抓住了估計分工最后的時間窗口,實現了經濟奇跡。

    從1978年到2008年的30年間,中國國內生產總值以平均每年超過10%的速度增長。以這么高的速度,在這么長的時間里持續增長,在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估計以后也不會有了。

    這不是美國或者那個國家的恩賜。這是勤勞的中國人民在珠三角、長三角,在全國各地的工廠里、田野中,流汗、甚至流血干出來的,我們有理由為之自豪。

    中國為什么能在美國眼皮子底下崛起?因為歷史3次站在了我們這邊

    可能你已經注意到,今天已經是2021年,但我選擇的數據卻來自于1978至2008這段時期。

    因為2008年,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時間節點。

    那一年發生了什么?由美國的次貸危機引發的全球性的金融危機。

    實際上“次貸危機”是從2006年春季開始逐步顯現的。只不過要到2008年,它才成為席卷美國、歐盟和日本等世界主要金融市場的全球性危機。

    次貸危機(subprime crisis)也稱次級房貸危機。是由于次級抵押貸款機構破產、投資基金被迫關閉、股市劇烈震蕩引起的金融風暴。這場風暴致使全球主要金融市場出現了流動性不足的危機。

    同樣是2008年,民主黨人奧巴馬入主白宮,成為美國首任黑人總統。

    很多人認為美國對中國的遏制始于特朗普,實際上,這個認識是錯誤的。

    為中國的發展設置障礙,從小布什就已經開始了。原因很簡單,中國不可能朝他們想要的方向發展。一個繁榮的中國符合美國的利益,但一個過于繁榮的中國則不然。

    奧巴馬是第一個為此采取重大舉措的總統。

    奧巴馬的辦法,就是搞TPP——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簡單地說,它就是一個新的,沒有中國參與的WTO。

    2009年11月14日,奧巴馬在其亞洲之行中正式宣布美國將參與TPP談判,為21世紀全球貿易協定標準。

    此時距離他結束第二個總統任期還有7年,理論上,他有足夠的時間推行他的想法。

    然而,后來我們都知道,這個TPP雷聲大、雨點小,存在感很低(特朗普上臺之后,美國甚至退出了談判)。

    原因何在? 最主要的一點還是次貸危機使得美國及其盟友有心無力。他們太需要中國和中國市場了。

    2001年中國進行入世談判時,世界貿易組織總干事邁克爾·穆爾說:“如果沒有中國參加,我們就不會是一個‘世界’貿易組織。這話對于8年后的TPP同樣適用,尤其是在全球性金融危機的大背景下。

    歷史第2次站在了中國這一邊。

    中國為什么能在美國眼皮子底下崛起?因為歷史3次站在了我們這邊

    時間來到2020年代后,美國已經意識到,這將是他們防止被中國超越的最后的時間窗口了。

    2019年,中國GDP達到14.4萬億美元,而同年美國的GDP是21.7萬億美元。中國是美國的66%,預計2020年將達到70%這一大國更替的臨界值(實際當年中國GDP約為美國的73%)。

    所以美國的壓力是顯而易見的。這是特朗普開始在高科技(華為)和貿易問題上對中國大動干戈的根本原因,也是拜登延續特朗普政策的主要理由。

    比較有意思的是,2021年美國皮尤中心民調顯示,對中國有正面印象的美國人只有20%,而有負面印象的則有67%。

    這說明不管是特朗普還是拜登,他們的政策是有民意基礎的。

    然后,在這個關鍵的節點上,歷史第3次站到了我們這一邊。

    拜登在就職三個月的記者見面會上,聲稱他不會允許中國超越美國這件事情發生。但是他的努力將是徒勞的。中國一定能夠成功跨越障礙,向成為世界頭號經濟大國的目標繼續前進,并最終取得勝利。

    由于深陷疫情的泥淖,在這件事情上,美國實際上有心無力,難有作為。

    中國為什么能在美國眼皮子底下崛起?因為歷史3次站在了我們這邊

    我們不應該對美國人民遭受病毒帶來的痛苦感到幸災樂禍。準確的說,新冠病毒是包括中國在內的、全人類的災難,但是對疫情的處理和防控,卻是歷史給我們的又一次機遇。

    由于特朗普在新冠病毒上的不作為,今天美國有超過3100萬人感染,56萬多人死亡。美國經濟也遭受了巨大的沖擊,失業率一度接近7%。如果不能盡快控制住疫情,拜登的1.9萬億也只是杯水車薪。

    今天的美國需要中國,就像中國需要美國一樣。甚至可以說,現在的美國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需要中國越來越巨大的市場。這是美國主動發出邀請,與中國進行戰略對話的根本原因。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說他的談話是“從國家實力和地位出發”的,其實楊主任又何嘗不是呢。

    “中國人不吃這一套”,中國人也不怕這一套。今天的中國是有資格和實力與美國平等對話的。

    “歷史從不重復自己,但它會押韻”。

    鄧小平先生當年曾以非凡的智慧做出了“和平與發展是當今時代的主題”,這一無比正確的論斷。我認為,這句話到今天仍然沒有過時。

    只要我們保持足夠的戰略定力,把主要的精力放在自己的發展上,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是誰也阻擋不了的。


    最近有粉絲反應無法給作者打賞。查了查,原來是頭條改變了設計。如果您喜歡我的文章,可以點擊右上角的‘...’,就能找到“贊賞”按鈕了。

    中國為什么能在美國眼皮子底下崛起?因為歷史3次站在了我們這邊

    推薦內容
    又黄又无遮挡无码的免费视,亚洲日韩欧美国产精品共,亚洲无码免费黄视频网,亚洲国产AⅤ久久综合
    <samp id="1us3e"></samp>

      <var id="1us3e"></var>
    <source id="1us3e"><mark id="1us3e"></mark></source>
    <video id="1us3e"></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