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1us3e"></samp>

      <var id="1us3e"></var>
    <source id="1us3e"><mark id="1us3e"></mark></source>
    <video id="1us3e"></video>

  • 當前位置: 首頁 > 軍事新聞 >

    “狙神”張桃芳:敵軍怕得上廁所都得“想轍”

    時間:2021-03-24 09:49來源:網絡整理 瀏覽:
    引言在冷兵器的古代時期,“神射手”的稱謂由來已久?!稇饑摺の髦懿摺分杏涊d:“楚有養由基者,善射,去柳葉百步而射之,百發百中?!闭^之:“
    引言

    在冷兵器的古代時期,“神射手”的稱謂由來已久?!?strong>戰國策·西周策》中記載:

    “楚有養由基者,善射,去柳葉百步而射之,百發百中?!?/p>

    正所謂之:“百步穿楊”,其實成語典故就是這么來的。

    隨著時代變遷,冷兵器向熱武器的過渡,遠程攻擊單兵武器已由早期的弓弩變成了現在槍械,同樣的有“神射手”那就得有“神槍手”。

    “神槍手”別的不說,槍法那可是叫做一個準。

    在我國革命軍事博物館里,現藏著一支蘇制莫辛-納甘M1944卡賓槍(有名的Kar98k毛瑟步槍也是屬于卡賓槍),這是二戰后期1944年蘇軍列裝部隊的常見槍型,并不稀罕。

    “狙神”張桃芳:敵軍怕得上廁所都得“想轍”,逼得找狙擊手對抗


    但軍事博物館珍藏的這支莫辛-納甘M1944,他的主人張桃芳(志愿軍第24軍第72師第214團4連),卻在抗美援朝時期,用這支槍以436發子彈,單兵擊殺敵軍214人,創造了志愿軍冷槍狙殺的最高紀錄。

    “狙神”張桃芳:敵軍怕得上廁所都得“想轍”,逼得找狙擊手對抗

    張桃芳


    如此傲人的成績,讓張桃芳如今成功躋身世界“十大狙擊手”排名。但有意思的是,創造這一奇跡的張桃芳,卻是一個沒有受過任何專業狙擊訓練,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后才入伍的“新兵蛋子”。

    “新兵蛋子”張桃芳

    之所以稱張桃芳“新兵蛋子”,這個還真是有理有據,并非是吹牛。

    抗美援朝戰爭爆發于1950年10月,10月19日志愿軍赴朝鮮作戰,10月25日打響了抗美援朝第一槍。而張桃芳,他的入伍時間卻是在1951年3月,并且在國內服役了一年半的時間,于1952年9月份來到了朝鮮前線。

    當時的朝鮮戰場,其實敵我雙方已經進入到了對峙僵持、打打談談的態勢。盡管說沒有往常那種軍事意圖明顯的大規模沖突,但是相互對峙的雙方,摩擦和流血事件是沒有停過的。

    美軍在這種節骨眼上,倚仗著強大的軍事實力,不斷地在志愿軍陣地前是“耀武揚威”。

    有事沒事要么就是不斷的炮擊志愿軍陣地,要么就是飛機投彈,在要么直接將坦克開到陣地前沿“溜達”,胡亂的開炮射擊挑釁。

    “狙神”張桃芳:敵軍怕得上廁所都得“想轍”,逼得找狙擊手對抗

    美軍巨炮


    這種局面對于武器裝備處于劣勢的志愿軍官兵而言,自然恨得是牙癢癢又毫無辦法。但沒有作戰指令,貿然越線發動軍事攻擊是行不通的。

    怎么辦?

    為了打擊美軍這種在陣地前揮舞叫囂、喝酒、打牌甚至洗澡的囂張氣焰。上級決定讓部隊中的特等射手展開“冷槍”運動,逐個消滅敵人有生力量。由此,抗美援朝戰爭時期讓美軍聞風喪膽的“冷槍冷炮”運動如火如荼展開。

    而張桃芳,因為此前就在國內歷經過2月余的專門射擊訓練有底子,也加入到了“冷槍運動”中。

    刻苦訓練成就“狙神”

    滿心期待的領到蘇制的新槍莫辛納甘后,這張桃芳卻怎么也高興不起來,因為在熟悉新槍訓練時,張桃芳三發子彈三發都脫靶,被連長訓斥為:“吃三個大燒餅”。

    自此以后,張桃芳開始了刻苦的狙擊訓練。

    他不斷的向老兵探尋射擊要領,不斷的加以改進和完善,從姿勢、動作、甚至呼吸都在他的訓練范疇。為了射擊準度,夜里了,張桃芳還端著他的槍瞄準著坑道晃動的油燈火苗練習;為了射擊穩定,他將十多斤的負重掛于雙手,直到練到加了負重舉槍都不抖的程度。

    張桃芳的刻苦換來的是射擊技術的突飛猛進,短短幾個月,他就從一個“不入流”到了專業。

    1951年1月,張桃芳來到了上甘嶺陣地前沿――597.9高地。這里曾是特級英雄黃繼光和一級英雄王學風等人犧牲的地方。而張桃芳也同樣沒想到,歷史再次在這個地方選擇和成就了他。

    “狙神”張桃芳:敵軍怕得上廁所都得“想轍”,逼得找狙擊手對抗


    來到陣地的張桃芳并沒有急于消滅敵人,而是將地形摸排一清二楚,包括敵人的行動軌跡,攻擊間隔露頭時間……甚至走路攀登時哪里落腳點時間長都被他一一記錄。

    磨刀不誤砍柴工,胸有成竹的張桃芳在對敵人“了如指掌”后,也是敵人噩夢的開始。

    首先消滅的對象自然是那些囂張到敢在陣地前面明目張膽烤太陽,吃火腿腸,喝酒談笑的敵軍。張桃芳對這類敵人基本都是一槍一個給結果了。

    “狙神”張桃芳:敵軍怕得上廁所都得“想轍”,逼得找狙擊手對抗


    沒幾天下來,陣地前再也沒有敢“招搖過市”的敵軍,一個個是縮在工事里規矩多了。

    而張桃芳,隨后將目標轉移向了對我軍威脅較大的炮兵偵查員、迫擊炮手和機槍手,這幾個兵種都給志愿軍帶來了不小的傷害。像炮兵,往往事先就偵查好志愿軍藏匿位置,充當火炮引導,給志愿軍造成大量傷亡。最多的一天,張桃芳一連擊斃過3個鬼鬼祟祟的敵軍炮兵偵查員。

    就這樣短短的20多天時間里,被稀里糊涂送回老家的敵人,居然高達71個,讓美軍既震驚又害怕。上甘嶺出了個志愿軍狙擊“狠角色”的消息是開始不脛而走……

    時間一久,狙擊位置也很容易被發現,往往敵人發現后就是一陣炮火洗禮,為了達到迷惑敵人的目的,張桃芳先后設立了5個隱秘狙擊點,輪換著打,有時候打一槍就換個地,打得敵軍是暈頭轉向,害怕得再也不敢露頭。

    “狙神”張桃芳:敵軍怕得上廁所都得“想轍”,逼得找狙擊手對抗


    怕到什么程度說來大家可能不信,又或許覺得很滑稽:敵軍連大小便都是用吃剩的罐頭盒子“打包”,然后拋出陣地工事;又或者會看見陣地里飛出一鏟子沙土,但可以明確的說沒有在修工事……

    狙擊:王牌對王牌

    這老話說得好:“人怕出名豬怕壯”。張桃芳成了美軍眼中的迫切需要拔掉的肉刺。

    美軍面對接二連三的損兵折將,連上廁所都成問題的情況下,想出了一個辦法,什么呢?就是對付狙擊還得靠狙擊。

    由此,上甘嶺陣地前的美軍由上級批準調來了一位狙擊高手,至于這個狙擊手叫做什么名字,據事后美軍老兵的回憶稱他們也不知道,只知道外號叫“幽靈”。

    “狙神”張桃芳:敵軍怕得上廁所都得“想轍”,逼得找狙擊手對抗


    而陣地上的張桃芳,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敵人“盯上了”。

    一天清晨,張桃芳起來以后,又如往常般打算去位于597.9高地的4號狙擊位置,正當他通過戰壕準備進入狙擊位置時,幾發子彈是貼著他的軍帽射入了土中。

    這一刻張桃芳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離得那么近,那種子彈像貼著耳朵過的破空聲音讓人骨頭都會酥麻。還好張桃芳逃過了一劫,迅速躲進了狙擊掩體,驚得他是一聲冷汗。

    早不打晚不打,偏偏在要進狙擊位置時開槍,顯然敵人就是在等他……但是敵人在哪里呢?張桃芳心里沒底。

    于是張桃芳用起了老辦法,他將自己的帽子脫下,用東西緩緩托高露出陣地,想借此迷惑敵人??墒菍Ψ皆僖矝]有了動靜,顯然不吃他這一套。

    “好家伙,看來今天是遇到硬茬了?!?/p>

    心里想著,張桃芳明白,今天要是不將他找出來消滅掉,自己絕對是要栽在這里。已經暴露的狙擊位置,躲著都得挨炮彈。

    張桃芳所在的位置說是陣地陣地,其實只不過有幾個大石頭充當掩體罷了,好處在于,這個狙擊點長度大約5米,而且左右都可以射擊。

    張桃芳看了看先前子彈射擊他時擊中的地方,粗略的估計了下方位后,悄悄來到另一邊,透過石縫小心的觀察了起來。

    “狙神”張桃芳:敵軍怕得上廁所都得“想轍”,逼得找狙擊手對抗

    劇照


    而對面的青石山陣地上,兩塊巨石引起了張桃芳的注意,同為狙擊手,對潛伏位置是很敏感的。果不其然,在張桃芳觀察下,美軍狙擊手被張桃芳發現了。不過他發現這個狙擊手的同時,對方也鎖定了他,強烈的危險感襲來,張桃芳迅速移位,一梭子彈就打在了剛才的位置上……

    “以重機槍為狙擊槍械都可以打得這么準,控槍水平真不賴?!?/p>

    張桃芳咂咂嘴,心里卻已經盤算著怎么對付敵人了。

    僵持了一會兒,這個時候,敵人又動了,一梭子彈打在偏左邊位置上,接著又是一梭子彈打在了偏右邊位置。顯然頭一次開槍乃是虛晃,他估計判斷張桃芳在他開槍以后會露出陣地還擊,所以又往旁邊補槍。

    幾次下來,張桃芳逐漸摸清楚了他的“脾氣”,敵人每次開槍不管打沒打到,總會往左右補槍,壓制張桃芳。張桃芳想利用空檔站起來還擊很難。

    但是美軍狙擊手忽略了一個東西……

    就在美軍狙擊手剛以極短的時間完成左右交替射擊的時候,張桃芳迅速露頭舉槍,扣下了扳機,而敵人同樣也在第一時間對露頭的張桃芳再次開火……

    同時扣下的扳機,相互對射的子彈,有時候賭的不止是運氣,更有謀略和膽量。敵人打出的子彈擦著張桃芳的頭皮打在巖土上,而張桃芳的子彈則將他的頭擊穿。

    美軍狙擊手忽略了什么,就是手里的武器。張桃芳心里,對方雖然火力強,射擊準度也夠,但是畢竟是機槍,是不可能達到他手里這種單發槍的準度的。雙方同時瞄準開槍的情況下,他已經做了兩個準備:要么運氣背,他也能和敵人同歸于盡;要么就是機槍子彈沒能擊中他或者沒擊中要害,他還有一線生機。顯然他賭對了。

    美軍口中的“幽靈”,和張桃芳一個“照面”就回了老家,接下來苦日子自然不用多說。

    從來到上甘嶺597.9高地到張桃芳離開陣地的30多天時間里,他一共擊斃了214名敵軍,給予了囂張敵人最沉重的打擊,并且全身而退光榮回國。

    而上甘嶺陣地張桃芳和戰友們的冷槍狙擊,成了美軍朝鮮戰役中最不愿提起的“傷心地”,他們將其稱為:“狙擊兵嶺”。

    1953年,22歲的張桃芳被記特等功,并來北京見到了毛主席。而見到毛主席的那一刻,張桃芳從美軍眼中的“死神”,一眨眼,變成了激動到不知道要伸哪只手和主席握手的“士兵”。

    2007年,76歲的張桃芳去世,但是他的英雄故事,將永遠流傳下去。

    推薦內容
    又黄又无遮挡无码的免费视,亚洲日韩欧美国产精品共,亚洲无码免费黄视频网,亚洲国产AⅤ久久综合
    <samp id="1us3e"></samp>

      <var id="1us3e"></var>
    <source id="1us3e"><mark id="1us3e"></mark></source>
    <video id="1us3e"></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