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1us3e"></samp>

      <var id="1us3e"></var>
    <source id="1us3e"><mark id="1us3e"></mark></source>
    <video id="1us3e"></video>

  • 當前位置: 首頁 > 軍事新聞 >

    河南貧苦老農去世,女兒整理遺物翻出4張獎狀:

    時間:2021-03-24 09:49來源:網絡整理 瀏覽:
    “我們平時就愛和老頭開玩笑,有時開玩笑過了頭,喊他一聲‘老叔’,他就馬上沒脾氣了?!边@是鄉親們對老人盧文煥的評價。下面照片中這位其貌不揚的老

    “我們平時就愛和老頭開玩笑,有時開玩笑過了頭,喊他一聲‘老叔’,他就馬上沒脾氣了?!?/p>

    這是鄉親們對老人盧文煥的評價。下面照片中這位其貌不揚的老頭,就是盧文煥。盧文煥看似普通平凡,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生前曾經干過多么驚天動地的大事。

    河南貧苦老農去世,女兒整理遺物翻出4張獎狀:父親竟是特等功臣

    被稱為豫西第一匪首的李子奎,是一個在百姓心中壞事做盡的惡魔,也是一個令我軍頭疼不已的土匪。就是這么一個無惡不作的惡霸,曾經被照片上的這個名叫盧文煥老人給活捉了。

    盧文煥活捉了李子奎,為民除害,讓一方土地再無匪亂。然而功成之后,盧文煥卻像一位俠客一樣事了拂衣去,從此隱姓埋名60余載。直到盧文煥去世的時候,女兒才在他的遺物中翻出了一張獎狀。頒獎之人乃是我軍上將陳再道,獎狀的頂部赫然寫著四個大字“特等功臣”。

    那么,這位名為盧文煥的老英雄,他的一生到底有哪些傳奇的經歷呢?

    河南貧苦老農去世,女兒整理遺物翻出4張獎狀:父親竟是特等功臣

    年輕時的盧文煥

    1921年,盧文煥出生在河南省閿鄉縣九營村(另有關于盧老英雄的家鄉是河南省靈寶市陽平鎮溝南村的說法并不準確)。盧文煥兄弟姐妹三人,家中只有幾畝薄田,還是向地主租種的。

    盧文煥父親除了種田,還常年給地主打長短工,母親給人刺繡養家糊口。一家人靠父母近乎透支的勞作,才勉勉強強度日。

    但盧文煥在5歲的時候,母親積勞成疾一病不起,家中把能拿出來的錢都用來給母親看病了,可不久母親還是撒手人寰。家庭的負擔都壓在了盧文煥父親身上。

    盧文煥10歲時,父親也同母親一樣不堪重負,病倒之后再也沒有站起來。沒過多久,父親也離開了。

    也就是在父親去世的那一年,盧文煥扛過父親肩上的擔子,開始到地主家打工。因為年紀太小,地主讓他放牛,然而卻不給盧文煥飽飯吃。無論是地主還是少爺,經常對盧文煥拳打腳踢。

    10歲的盧文煥終于體會到了父親當年過的是什么樣的日子。

    河南貧苦老農去世,女兒整理遺物翻出4張獎狀:父親竟是特等功臣

    那天是盧文煥該給父親上墳的日子,他就向地主請假。但是地主不給放假不說,還扇了盧文煥兩巴掌,大罵道:“你父親連我家一條狗都不如,還給他上墳?滾回去給我放牛?!?/p>

    正是這次挨打后,一顆想要替農民翻身的種子,扎根在了盧文煥心中。

    盧文煥年紀大一點后,就開始給地主打長工了。有一次,工頭嫌他干活慢,狠狠打了盧文煥幾棍子。盧文煥找地主訴苦,沒成想背上被工頭打的傷還沒愈合,又被地主毒打了一頓。

    但是盧文煥內心并沒有放棄希望,他等待著心中的種子發芽,農民翻身的那一天。

    1947年9月,解放軍來到閿鄉縣。盧文煥雖然沒上過學,但是他也知道解放軍是農民的隊伍。盧文煥就和幾個工友一起加入了農民協會,還報名參加了民兵組織,一起打土豪。

    閿鄉縣民兵打倒了當地惡霸申志良,開展轟轟烈烈的土地改革。從此,在黑夜中踽踽獨行的盧文煥,終于見到了曙光。

    11月,盧文煥正式參加解放軍,成為了陜州軍分區第三團閿鄉縣大隊的偵察員。盧文煥參軍后只休整了兩天,第3天就加入了戰斗。而盧文煥第一次參加戰斗就差點丟掉性命。當時和盧文煥一起報名參軍的好友田改,回憶那一幕時動情地說:

    我倆第一天參軍,第三天就在伏牛山遇到了敵人。敵軍有10個旅還多的兵力,我們只有11人。盧文煥就臨時指揮,但敵人太多,6名戰士都犧牲了。

    每每說到這里,盧文煥的好朋友田改都泣不成聲。那6名犧牲的戰士都是他們的同鄉好友??!

    沒過多久,幸存下來的盧文煥又轉戰欒川縣。當時盧文煥所在部隊急行軍,戰士們為了抓緊時間,行軍途中不少人扔掉了干糧袋,盧文煥就不聲不響地都撿了起來,扛在肩上緊跟在隊伍最后方。

    部隊到達嵩山時,戰士們饑疲交困,跟在最后面的盧文煥趕了上來。戰士們看到盧文煥手里肩上全都是干糧袋,歡呼雀躍了起來。

    河南貧苦老農去世,女兒整理遺物翻出4張獎狀:父親竟是特等功臣

    當時在河南一帶,匪首李子奎可是“鼎鼎大名”,筆者無需介紹李子奎的經歷,單單介紹河南當地老百姓之間關于李子奎的傳聞,就可以知道李子奎的“影響力”。

    李子奎18歲時就步入匪路,拉幫結伙禍害百姓。李子奎人高馬大,武藝高強,而且雙手持槍,百發百中。他的棗紅大馬能日行千里。李子奎所到之處,老百姓必須都得給他讓路,光讓路還不行,還必須要把頭低下。誰要是敢抬一下頭,就會立刻吃李子奎一槍。

    那個時候大多數人沒見過李子奎,但是光聽到他的故事,人們就膽戰心驚了。雖然老百姓對這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恨之入骨,但是別說想把這個壞人怎么地了,人們恐怕連抬頭看他一眼都不敢。

    就是這么一個讓百姓人人自危的大惡魔,竟然被盧文煥給活捉了。

    河南貧苦老農去世,女兒整理遺物翻出4張獎狀:父親竟是特等功臣

    1949年,李子奎的匪伍被國民黨整編為暫三縱隊保安團,李子奎任團長。6月,暫三縱隊司令劉希程認為時機已成熟,決定于6月10日拂曉率部在靈寶縣起義,反對國民黨。

    保安團團長李子奎得知消息后,假意擁護劉希程的起義,背地里卻向胡宗南致電,泄露起義機密。

    胡宗南密令李子奎對劉希程取而代之,并讓李子奎率部對劉希程發起進攻,就地“處決”劉希程。

    李子奎于是暗中集結5000余人偷襲的靈寶縣城,起義軍與李子奎展開了激烈的戰斗。

    劉希程沒料到李子奎會來這么一手,猝不及防,起義隊伍損失慘重。但劉希程迅速組織靈寶城內的第7團和保衛營英勇抵抗,并向解放軍陜州軍分區求援。

    解放軍得到消息后,立刻派部隊支援靈寶縣。我軍與起義軍前后夾擊,最終將李子奎打得潰不成軍,重新奪回了縣城。6月12日,靈寶縣就此解放。

    丟盔棄甲的反動叛軍向南倉皇逃竄,李子奎也逃回了他的老家馬家寨村。接下來是解放軍為期半年的地方剿匪運動,李子奎余部及大批負隅頑抗的悍匪,或投降或被擊潰。當地的土匪武裝就這么被逐漸瓦解掉了。

    然而在解放軍的兩次圍剿中,大頭目李子奎都逃之夭夭。解放軍意識到絕對不能把這個十惡不赦的惡魔放虎歸山,否則后患無窮。

    新中國成立后,靈寶縣土地改革進一步深化,為鞏固來之不易的革命果實,剿匪運動更也加活躍,老百姓紛紛幫助解放軍清剿土匪。

    李子奎幾乎已經無處遁形了。

    河南貧苦老農去世,女兒整理遺物翻出4張獎狀:父親竟是特等功臣

    12月,據當地老百姓可靠消息,李子奎此時還在老家馬家寨村,他藏在了當地一個名為建治安的地主家中。

    解放軍立刻組織了一支尖刀班,去抓捕李子奎。尖刀班的12人個個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不怕犧牲且有勇有謀。部隊對于這次抓捕李子奎下了死命令“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這支尖刀班的12人隊伍中,就有盧文煥。

    為了成功抓住李子奎,每個戰士手里都拿著一張李子奎的照片。尖刀班一路南下,沿途又打聽到李子奎躲在馬家寨村的一處破窯洞中。

    尖刀班到達馬家寨村后,幾個戰士守住村口,防止李子奎再次逃脫。另一支包括盧文煥在內的隊伍,將建治安家團團圍住。

    看到解放軍來了,建治安嚇得半死,不打自招供出了李子奎的行蹤。

    其實李子奎當時的藏身地點,遠遠沒有窯洞那么簡單。

    河南貧苦老農去世,女兒整理遺物翻出4張獎狀:父親竟是特等功臣

    建治安家里有一個暗道通往村外的窯洞。而在這條暗道中間還有一個暗穴,很多人知道暗道的存在,但只有建治安和他的妻子(也就是李子奎的妹妹)才知道這個暗穴。

    顯然,李子奎當時就藏在這個暗穴中。

    尖刀班立刻分成兩組,一組在建治安家里把守,另一組在村外窯洞中把守。但此時還需一個人由建治安領路,進入暗道中活捉李子奎。

    盧文煥這時挺身而出。

    尖刀班班長告訴盧文煥:盡量抓活的,萬不得已時再開槍。

    解放軍這次來的真是及時,因為李子奎已經察覺到解放軍剿匪隊伍到了馬家寨村附近了。而這個密道雖然鮮有人知,堵住一頭還能從另一頭跑掉。但是密道一旦被解放軍找到,將密道前后堵住,就算解放軍戰士不進入密道,李子奎也會被活活餓死在里面。

    12月7日,李子奎決定過了當晚趕緊逃跑。

    那天晚上,建治安還像平常一樣來給李子奎送飯。建治安一手提燈籠,一手拿著飯盒,但是這次他后面緊緊跟著一位解放軍戰士——盧文煥。

    河南貧苦老農去世,女兒整理遺物翻出4張獎狀:父親竟是特等功臣

    誰也沒想到,建治安剛進洞沒幾步,就像荊軻身邊的秦舞陽一樣,渾身瑟瑟發抖。建治安對洞里喊道:“李子奎,你千萬不要開槍,否則我一家人性命就沒了?!?/p>

    盧文煥鼻子都快氣到頭頂上了。傻子都能從這句話聽出,解放軍這次是真的來了。這時李子奎也明白了,明天遠走高飛的計劃全都泡湯了。

    盧文煥原計劃趁著建治安給李子奎送飯時,迅速沖上去將李子奎拿下。但是被建治安這么一叫喚,李子奎肯定已經做好了準備。

    剎那間,借著油燈,盧文煥突然看見前方閃過一團黑影,他知道那必是李子奎無疑,于是一把撥開建治安,挺起機槍沖上前去。

    盧文煥的機槍指向了李子奎,但李子奎也不是吃素的,幾乎與盧文煥是在同一時間,他的手槍也指向了盧文煥。盧文煥告訴李子奎:

    你開槍我也開槍,我革命到頭你也完蛋。

    李子奎此時還抱有一絲僥幸,不想和盧文煥同歸于盡。于是李子奎計上心來,假裝扔掉手槍投降,而實際上李子奎是把手槍朝建治安那邊扔了過去。

    李子奎這一招“扔槍”看似愚笨,讓自己瞬間處于下風,但其實是一高招。首先,建治安如果撿起手槍,李子奎可以和建治安前后配合,盧文煥絕無生還。

    其次,若建治安膽小不敢撿槍,盧文煥將手槍撿起來,李子奎也能趁此時機,突襲盧文煥將其制住。

    李子奎算到了建治安妻兒被扣押,他膽小怕事不敢撿槍。但是李子奎沒有算到他扔槍時,盧文煥竟然紋絲不動,毫不理會被扔掉的那只手槍。

    李子奎扔掉手槍后頓時處于劣勢,盧文煥一把上前抓住李子奎衣領,將其活捉。

    關于盧文煥活捉李子奎的場面,坊間有很多種說法。什么盧文煥比李子奎武藝還高強,什么踢襠、插眼、鎖喉、揪頭發等等招式全都被描繪了出來。

    其實李子奎武藝高強,盧文煥身材沒有李子奎高大,功夫也不見得比李子奎強,盧文煥唯一的優勢可能就是年輕。但二人要是真的扭打在一起,盧文煥并不一定有太大的勝算。

    李子奎之所以會束手就擒,一則是因為李子奎扔掉槍后,盧文煥處變不驚,迅速占據持槍優勢;二則是李子奎早知解放軍隊伍開明,今日絕對再無逃脫希望,與其反抗被抓,不如順從就擒,興許解放軍還能給他留條活路。

    就這樣,李子奎被盧文煥結結實實地綁了,押解出洞口。

    河南貧苦老農去世,女兒整理遺物翻出4張獎狀:父親竟是特等功臣

    李子奎千算萬算,這一次又算錯了。解放軍隊伍雖然開明,但對那些殘害百姓罪大惡極之人,解放軍絕對不會心慈手軟。

    1950年2月23日,43歲的李子奎被公審,并處以槍決。

    執行槍決當天,老百姓拍手稱快。這個禍害百姓27年之久的大土匪,最終被消滅。河南百姓可以安安穩穩地過日子啦!

    3月3日,“河南軍區第一屆功模大會”召開,軍區司令員、后來的開國上將陳再道主持會議。會上,陳再道給盧文煥頒發了“特等功臣”獎狀。

    可是在那個信息閉塞的年代,李子奎被處決的消息傳開,很多地方都認為是假消息。這既可見李子奎給百姓帶來的陰影有多大;也讓盧文煥的功績被蒙上了一層“謠言”的陰影。

    1951年,盧文煥復員到溝南村,在那里繼續務農。甘于平凡的盧文煥,隨著時間的流逝,他的榮譽和功勞,也逐漸淡去了。而盧文煥本人也從來不向外人提起自己當年深入虎穴,抓住悍匪頭子這件事。盧文煥的兒子盧春旺說:

    小時候,父親會偶爾給我們講他戰友的故事??犊ぐ簳r,父親就會不由自主流淚。我們只知道他曾是軍人,就這個身份他都不讓往外說。父親不想表功,不想向政府要這要那。

    遇到荒年,盧文煥家的糧食不夠吃,別人家的孩子能去偷玉米,但盧文煥從來不讓自己的兒女偷吃。就算貧苦成那樣,盧文煥也從未申請過救濟糧。老英雄就這么樸實平凡地度過了一生。

    2011年3月24日,活捉了豫西第一匪首李子奎的盧文煥,在溝南村與世長辭,享年90歲。

    河南貧苦老農去世,女兒整理遺物翻出4張獎狀:父親竟是特等功臣

    老英雄離世后的第二天,女兒給老英雄整理遺物時,發現了一個破舊的小木箱,木箱內裝滿了老人多年前穿的舊衣服。女兒隨手翻了翻,結果從木箱中發現了一本大字典。翻開一看,字典里面夾著4張已經發黃的舊紙。

    四張紙早就殘破不堪,好像一陣風就能讓它碎掉一樣。

    女兒打開這4張紙,上面赫然寫著“特等功”三個大字,下面的署名竟然是開國上將陳再道。

    這讓她才大吃一驚:原來父親不僅僅當過兵,而且還是特等功臣。

    女兒這時趕忙叫來母親劉文蘭,劉文蘭才把這段塵封60年的往事說了出來。

    盧文煥老英雄剿匪的事跡前文已經說過了,那么為什么是4張獎狀呢?原來1950年1月,河南軍區陜州軍分區就授予了盧文煥“特等功臣”,給了他一張喜報和一張獎狀。隨后,陜州軍分區又將情況上報給河南軍區。

    3月,河南軍區再次授予盧文煥“特等功臣”,同樣是一張喜報和一張獎狀。獎狀的字跡雖然已模糊,但還清晰可見陳再道將軍的簽名。

    盧文煥就成為了靈寶解放以來,首位獲得“特等功”的人。

    河南貧苦老農去世,女兒整理遺物翻出4張獎狀:父親竟是特等功臣

    劉文蘭當年偷偷問過盧文煥:你只有一米六幾,生擒李子奎時你怕不怕?盧文煥笑著說:“參加戰斗就知道了,根本不害怕!”

    因為老英雄不讓說,他的英雄事跡也一直被老伴劉文蘭憋在心里。

    女兒發現獎狀后,盧文煥的事跡才被傳開,溝南村老百姓特意為他舉行追悼會。

    英雄的傳奇事跡,成為鄉親們的

    “父親沒給我們兄妹留下一分錢遺產 ,留下的只有獎狀?!?/p>

    盧文煥的子女們這樣說道,但是前來參加追悼會的鎮黨委副書記王少宣則說:

    盧老留下的還有傲骨。他是一位平凡又偉大的英雄,他留下來最寶貴的是精神財富。

    斯人已逝,功勛永存!老英雄的壯舉,永遠會留在老百姓心中!

    推薦內容
    又黄又无遮挡无码的免费视,亚洲日韩欧美国产精品共,亚洲无码免费黄视频网,亚洲国产AⅤ久久综合
    <samp id="1us3e"></samp>

      <var id="1us3e"></var>
    <source id="1us3e"><mark id="1us3e"></mark></source>
    <video id="1us3e"></video>